hei.jpg

【網友文章 by Heineken】 
 
和Yen一起參加《乘著光影旅行》試映會之後沒多久,我的人生產生了劇烈變化,所有的生活節奏都被打散扯壞,卻也因此回到從小成長的地方和父母同住。
 
在我腦海裡,關於父親的孩提記憶始終很模糊。上大學之前我們一家六口住在擁擠的小公寓裡,父親每天早出晚歸,我起床時他已出門,他返家時我已入睡。除了他嚴肅的表情和暴烈的脾氣之外,我記不起太多關於他的細節。
 
但是我對於某個畫面有著十分深刻的印象:不用加班的星期天早晨,父親在主臥室的床上翻閱早報,他身後的大玻璃窗透進燦爛的晨曦,灑在父親白色的汗衫上發出柔和的光輝。那是我童年覺得父親最溫柔的時刻。
 
半個多月前,我在一個微雨的清晨搬離一段維持數年的關係。父親堅持要把我所有的家當都帶走,所以費力地將我的東西全塞進車內的空間,就連駕駛座都被擠得有點狹窄而不好活動。我搭捷運再轉公車回到家時,父親的車已經停在樓下,車門和後車廂都敞開著。我家在沒有電梯的公寓四樓,他就這麼一來一回,穿梭在一樓和四樓間幫我把東西搬進家門。
 
我在兩百公尺外看見這幅情景,心裡痛起來,連忙加快腳步要過去幫忙。父親正吃力地搬起一箱書,抬頭看見我走近,突然對著我笑開來。那時候雨已經停了,陽光隱隱露出雲層,父親的額頭滲著汗珠,白色的襯衫都濕透了,但是他的笑容卻發出柔和的光輝。而我彷彿又看見兒時星期天早晨那個在臥室翻閱早報的父親,只不過此時他已鬢髮半白,姿態衰老。
 
這個畫面讓我至今能夠保持勇氣繼續生活。
 
Untitled-1.jpg 
我原想用解構/結構、光線、濾鏡、色彩變化等等來討論《乘著光影旅行》這部電影,但是我想這不是導演最希望告訴我們的事情。在試映會觀看這部片時,許多畫面都令我驚歎不已;而在經過了人生的重大轉折之後,我反覆觀看《乘著光影旅行》預告片,仍舊覺得這部電影紮紮實實地用畫面感動了我,所以我決定以畫面為出發點來寫下我的感受。
 
因為我們總會在陽光和煦的美麗午後想起那麼一個畫面:也許是火車搖晃地駛過鐵軌,也許是鮮艷的紅色氣球飄搖在藍天白雲間;或者在雨夜靜思時想像滂沱大雨在屋簷蜿蜒成流,三輪車冒雨踩過漫水的街道。
 
這就是電影的價值,也是攝影者的成就。他用雪景讓我們明白顫抖,用雨景讓我們感受悽涼,用風的流轉表達時間,用微光下的臉孔記載故事。畫面的意義即在於此,它不只是忠實的紀錄,也可以是溫柔的表白、激情的控訴,或是蒼涼的手勢。
 
藉著這些畫面,我們感知了世上的美好,記住了生活的美好,並因此能去珍惜生命中的所有美好。就像在陽光飽滿得可以傾倒出一幅潑墨山水的美麗午后,我常常想起那個喜愛攝影的人;在細雨如泣的捷運淡水線車窗玻璃上,回想某張曾經忽近忽遠的臉孔。電影是虛構情節,也是真實生活,畫面中的光影變換交錯,我們乘著光影去旅行,而我,又乘著光影回家了。
 
備註:篇首的照片是我老家後方一株鳳凰木,謹以此文獻給愛護我、支持我的父母。
 
 
本文轉載自Heineken的部落格【我和靈感走散了
原文網址:
http://heineken.pixnet.net/blog/post/26097768
 

創作者介紹

thewind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